泊江海子礦 唐家會礦 色連二礦
首    頁 企業概況 西部動態 安全生產 黨建思政 紀檢監察 企業文化 輝煌十年 文件匯編

西部動態

公司新聞
集團要聞
行業新聞
公示公告
圖片新聞
西部視頻
媒體聚焦
頭條新聞
礦區言論

公示公告

 
·淮南礦業集團困難職工 定期救助管…
·關于調整淮南市住房公積金使用政策…
·關于集團公司用戶登錄內、外網站的…

媒體聚焦

當前位置:首頁 > 西部動態 > 媒體聚焦
 
云南时时开奖

中國煤炭報:到西部開辟一片新天地

瀏覽次數:792 【字體: 【關閉窗口】

——淮南礦業集團“走出去”發展的故事



    近年來,我國煤炭建設重心越來越往內蒙古、山西、陜西地區轉移。早在2009年,安徽淮南礦業集團就開始實施“走出去”發展戰略,拉開了西部開發的序幕。10年來,淮南礦業集團西部公司(以下簡稱西部公司)從最初的“七君子”闖西部,到如今的兵強馬壯;從一無所有,到能源跨區域合作,實現跨越式發展。2018年,西部公司已實現整體盈利。

    從參股電廠到“引電入皖”

    由于政策原因,內蒙古電價較低,每千瓦時電比安徽省低近0.1元。西部公司參股的3座電廠裝機規模小、技術不夠先進,經營困難。

    把內蒙古的電賣到安徽,西部公司有三方面優勢:一是燃料運輸距離近,成本低;二是執行安徽省電價,價格有優勢;三是電力市場大,每千瓦時電攤銷成本低。

    坐落于內蒙古自治區準格爾旗大飯鋪村的準大發電公司,與淮南的電廠不同,遠遠望去沒有高聳的冷卻水塔,只有紅白相間的煙囪與湛藍的天空。

    由淮南礦業集團派駐的準大發電公司副總會計師陸新平介紹,該電廠裝機容量為2×30萬千瓦,采用國產燃煤直接空冷機組,加裝脫硫、脫硝裝置,年發電量29億千瓦時,目前2臺機組均高負荷運轉,經濟效益良好,今年6月已經實現盈利。

    近年來,西部公司積極推進煤電一體化,推動煤炭就地轉化。2015年4月,安徽省政府與內蒙古自治區政府簽訂能源戰略合作協議。2015年12月,西部公司與內蒙古能源發電投資集團簽訂電廠合作協議。2016年3月,西部公司派工作人員入駐合作電廠。目前,3座電廠的合作項目已落地,西部公司所占股權均為49%,合計權益裝機規模88.2萬千瓦。這標志著西部公司實現了由單一煤礦企業向煤電綜合企業的轉型。

    前幾年,由于政策原因,內蒙古電價較低,每千瓦時電比安徽省低近0.1元。西部公司參股的3座電廠(準大發電公司、金山熱電公司和新豐熱電公司)裝機規模小、技術不夠先進,經營困難。尤其是金山熱電公司和新豐熱電公司,除了要完成發電任務,還要給市區供熱,盈利更是難上加難。

    在這樣的背景下,“把內蒙古的電賣到安徽去”的想法應運而生。如果能在鄂爾多斯建坑口電廠,通過特高壓把電輸送到安徽,充分利用內蒙古自治區和安徽省在煤炭和電方面的差價,不就可以扭虧為盈了嗎?

    “我們有三方面優勢。”西部公司副總工程師朱中艮介紹,“一是燃料運輸距離近,成本低;二是執行安徽省電價,價格有優勢;三是電力市場大,每千瓦時電攤銷成本低。我們將在色連二礦、泊江海子礦分別建設1座2×100萬千瓦的大型坑口電廠,爭取將其作為內蒙古至安徽直流特高壓輸電項目的配套電源點。”

    目前,內蒙古至安徽直流特高壓輸電項目已進入實施階段,取得初步進展。今年初,內蒙古自治區能源局2次到安徽省調研電力現狀及未來電力負荷情況,同安徽省能源局就合作達成初步共識。6月,安徽省能源局等也到內蒙古,就進一步合作展開調研。

    產能置換讓先進產能充分釋放

    產能置換讓優勢礦井的生產能力得到充分釋放,為建成安全高效的煤電基地提供了支撐。

    優化勞動組織,將綜采隊和修配中心的功能融為一體,職工既能干綜采,也會修巷道。

    智能化工作面不僅是以新設備替代老設備,還是管理、技術、工藝等多方面的高度融合,是對傳統采煤方式的革新。

    建設煤電一體化基地,安全高效的煤炭生產是基礎。

    從鄂爾多斯市東勝區一路向東,經過3個多小時、全程160公里的車程后,筆者一行人來到了坐落在準格爾旗薛家灣的唐家會礦。

    走進該礦大門,只見高高的井塔聳入云間,巨大的煤倉并肩而立,藍白相間的皮帶走廊此起彼伏。帶有明顯淮南礦業集團特征的線條,讓人感到親切。

    “9年前,這里就是1個山頭,沒有草,也沒有路,沙塵暴特別多,用當地的話說就是‘每年一場風,從春刮到冬’。”唐家會礦礦長李曉斌笑著回憶剛來時的情景。2010年10月,該礦開工建設。“那時候真難啊!冬天氣溫零下20攝氏度,滴水成冰。井筒不能用炸藥,全靠人工挖。”在這樣的條件下,唐家會礦的職工想方設法、積極組織,完成了“不可能”的任務,2013年9月實現了三井貫通。

    看著在藍天下佇立的現代化礦井,筆者不禁感慨萬千,想起當年“七君子”闖西部的故事。

    2009年,淮南礦業集團成立7人找資源小組,到西北地區尋找可以合作的煤電項目。這7個人被西部公司的職工稱為“七君子”。他們滿懷希望地來到西部,但遭遇的困難卻超乎想象。

    “七君子”之一的西部公司副總經理高立品說:“當時真是‘兩眼一抹黑’,不僅自然環境惡劣,還面臨著文化差異,語言不通,沒有人脈基礎,信息不暢。”面對重重困難,他們1個接著1個解決,不斷找資源、談合作,最終談成了3座礦井的合作事宜。

    2018年,唐家會礦的產能由原先的500萬噸/年核增至900萬噸/年,去年全年營業收入18.05億元,實現了西部公司對他們的考核目標。

    近年來,淮南礦業集團積極落實國家去產能政策,推進產能置換。唐家會礦是第一批受益的礦井。同樣受益的還有色連二礦。色連二礦生產能力由原先的400萬噸/年核增至800萬噸/年。產能置換讓優勢礦井的生產能力得到充分釋放,為建成安全高效的煤電基地提供了支撐,也為淮南礦業集團高質量發展奠定了基礎。

    去年,唐家會礦生產商品煤900萬噸,全員工效15060噸/人·年,創淮南礦業集團最高水平。

    這么高的工效在一定程度上歸功于該礦的綜機綜采工區。

    初聽到這個名字,筆者心里很是疑惑:這和淮南本土礦井的綜采隊有什么不同呢?

    綜機綜采工區區長高興介紹:“我們不僅是一支綜采隊伍,還承包了礦井部分綜機設備維修和巷道修護任務,所以被稱為綜機綜采工區。”而該區總共只有160人。

    優化勞動組織,將綜采隊和修配中心的功能融為一體,職工既能干綜采,也會修巷道。這就是唐家會礦超高全員工效的秘訣。

    近2年,智能化工作面的連續安全開采。為淮南礦業集團安全高效生產插上了翅膀。2018年,色連二礦12404智能化工作面生產原煤314萬噸。

    “智能化工作面有90多個攝像頭,煤機割到哪兒,都能看到。通過井下控制臺,就可以啟停設備,職工不用到煤機前操作。”色連二礦機電部副部長王民廷介紹。

    智能化工作面不僅是以新設備替代老設備,還是管理、技術、工藝等多方面的高度融合,是對傳統采煤方式的革新。要實現安全高效生產,僅靠先進設備遠遠不夠,還要優化勞動組織,提高管理效率。

    色連二礦綜采二隊隊長周波介紹,和淮南本土礦井不同,他們隊的機電班在每個圓班的檢修前后也要分別割1刀煤,加上2個采煤班所割的煤,1個圓班就能割16刀煤。

    由于各種原因,泊江海子礦今年1月8日才取得采礦許可證。目前,該礦正積極籌備一級安全生產標準化礦井驗收、產能核增等工作,爭取盡快最大限度釋放產能。

    “下一步,我們將繼續推動色連二礦北部區、油坊壕井田、孔兌溝井田等資源塊段的合作,聚焦浩吉鐵路沿線,在資源賦存較好的地區遴選煤礦項目。未來,西部公司的煤炭產量規模將在5000萬噸以上。”西部公司總經理方恩才表示。

    再難也要有自己的鐵路線

    為了把生產的煤銷售出去,不在運輸上受制于人,西部公司克服重重困難,建設了自己的鐵路專用線。

    西部公司已派調度員入駐呼和浩特鐵路局調度所,掌握行車計劃,保障發運量。下一步,按照相關要求,他們將爭取拿回鐵路專用線自主管理權,進一步降成本,提效益。

    除了就地轉化,生產的煤還需要外銷。這離不開鐵路運輸。

    在距東勝區50公里的泊江海子礦,一條鐵路蜿蜒地向遠方延伸。這就是泊江海子鐵路專用線。

    泊江海子鐵路專用線長42公里,橫跨2個旗區、3個鎮、26個村莊,需跨越17座橋、145個孔梁。征地、協調、拆遷、建設,哪方面的困難都不少。其建設難度不言而喻。

    “再難也要有自己的鐵路線,不能在運輸上受制于人,不能因此影響煤炭銷售。”泊江海子礦礦長錢立云立下志,一定要建成鐵路專用線。

    從2013年7月開始建設,到今年6月7日全線貫通,耗時近6年,投資14.98億元,泊江海子鐵路專用線整體工程于7月底全面完工。

    跟隨呼鐵銀宏物流公司總經理王守春,沿著煤倉方向一路走去,頂著灼灼烈日,筆者爬上泊江海子鐵路專用線的頭端,看到在快速落煤裝置下,一些工人在施工,做最后的收尾工作。

    來內蒙古前,王守春是淮南礦業集團鐵運分公司的一名技術主任。他到內蒙古已經7年了。傾注了無數心血,泊江海子鐵路專用線就像他的孩子。介紹鐵路專用線時,王守春的眼睛炯炯有神,語氣中都是驕傲。

    站在堤壩上,王守春指著鐵路延伸的方向,高興地說:“你看,這條鐵路的終點是高頭窯北站。在那里,專用線與國鐵連接。通過國鐵,我們就可以把煤炭運到曹妃甸港和秦皇島港。”

    今年4月,西部鐵路運營管理分公司成立,主要負責西部公司各鐵路專用線(集裝站)項目立項、建設和運營管理等工作。

    “千萬噸級的礦井必須配套鐵路專用線,否則會影響生產和銷售。現在國家提倡‘公轉鐵’,我們也是積極響應號召。”西部鐵路運營管理分公司黨總支書記、總經理韓復軍說,“而且汽車運輸與鐵路運輸每噸約有20元的差價。一旦商品煤量上去,汽車運輸就跟不上了。”

    6月,唐家會礦共運出114萬噸商品煤;僅6月29日就運出8列,共計3.2萬噸商品煤。而汽車運輸遠遠達不到這樣的運輸量。“鐵路專用線是我們安全可持續發展的壓艙石。”韓復軍說。

    在韓復軍的辦公桌上,放著一摞厚厚的圖紙,他一張一張地打開給筆者看,如數家珍:色連二礦的罕臺川集裝站鐵路專用線包含2個2萬噸裝車筒倉,1座快速裝車站,3個轉載點,長約700米的輸煤棧橋,可以滿足5000噸列裝車需求;這是唐家會礦的鐵路專用線,歷經3次方案修改,去年底開通運營,已經完成了256萬噸的發運量。

    “目前,我們已派調度員入駐呼和浩特鐵路局調度所,掌握行車計劃。這樣我們的發運量就有了保障。下一步,按照相關要求,我們將爭取拿回鐵路專用線自主管理權,進一步降成本,提效益。”韓復軍表示。

(徐璐璐)

(刊載于2019年9月3日《中國煤炭報》3版)




上一條:安徽日報:打造大型綜合性能源服務商  下一條:鄂日報: “鄂爾多斯讓我們不想家” ——淮礦西部公司鄂爾多斯扎根創業采記
作者:dqb02 來源:淮礦西部煤礦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更新日期:2019-09-04
 

關于我們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法律聲明 | 人才招聘

版權所有 © 淮礦西部煤礦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:內蒙古·鄂爾多斯 電話:0477-8185684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淮礦西部公司全程策劃,網站建設網頁設計技術支持內蒙古網絡公司千投網絡】提供

蒙ICP備12002041號   
云南时时怎么玩